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文化 > 正文

藝術和公益的結合不再是慈善拍賣

日期:2019-12-1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所謂藝術公益,指用文化藝術手段解決社會問題的努力,它包含了跨界合作的意蘊,是藝術和公益二者交融后的有機產物。事實上,在新的世代,公益的范疇早已變得越來越廣:組成上,舉全社會之力;形式上,愈發多元化;面向上,不再僅僅針對特定弱勢群體,而是普惠的。
作者|孔冰欣

  

  人們對藝術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或許是盧浮宮里那幅籠罩了太多光環的微笑,語焉不詳,悠悠蕩蕩。數百年來,無數好奇的目光仿佛長出觸手,無形中放肆地刨光磨平了一份原初的神秘美感。也或許是永和九年暮春之初的茂林激湍、一觴一詠,神清骨秀、冠絕天下的行書背后,是與風雅寫意的集會氣質迥異、貌是情非的時政迷局。

  人們對公益的第一印象又是什么?

  “熱騰騰地播撒,藍天下的至愛。人世間最美麗,是生命的光彩。親切切地匯聚,藍天下的至愛;宇宙中最寬廣,是好人的情懷。”慈善晚宴、溫暖拍賣、扶貧幫困……總之,熾熱丹心誓將所有冰雪融化,但,做公益,和藝術似乎扯不上多大關系,似乎是兩塊完全不搭的領域。

  如今,這個認知將被打破。近期,第四屆騰云峰會上的“人類的情感連接——基于社群的藝術公益”研討會,明確了“藝術公益”的概念,進一步填補了“公益無非捐錢捐物”簡單聯想里的空白:所謂藝術公益,指用文化藝術手段解決社會問題的努力,它包含了跨界合作的意蘊,是藝術和公益二者交融后的有機產物。

  事實上,在新的世代,公益的范疇早已變得越來越廣:組成上,舉全社會之力;形式上,愈發多元化;面向上,不再僅僅針對特定弱勢群體,而是普惠的。作為“公益2.0版本”里重要的一節,藝術公益事業的不斷推進,亦可被視為某種“1+1>2”的雙贏嘗試。



要邊走邊看,方漸入佳境


  定義有了,藝術公益怎么做?這是“慢慢來”的過程,需要大量的經驗積累,從而勾勒出一個精細的最終輪廓。

  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胡斐,“人類的情感連接——基于社群的藝術公益”研討會承辦方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BCAF)的秘書長,向記者袒露了基金會關于藝術公益工作的心路歷程:“理事長崔嶠女士一直希望,讓資助文化藝術類項目成為基金會的主要目的。目前,我們可以說是中國唯一專注于當代人文藝術發展的公募性基金會和文化智庫。必須承認,現在國內對文化藝術類項目的資助依舊是比較少的,藝術公益是新生事物;那我們需要自己發起行動,自己一步步摸索藝術的公益、公益的藝術。基金會已邀請業內專家和相關人士做了一些討論,我們覺得,藝術公益的性質其實分兩層。一是有的藝術,本身具備公益感,比如公立美術館等,免費開放,幫助參觀者拓寬認識世界的視野。二是從公益行業的角度來講,我們用文化藝術的手段,惠及公共利益,它的目標受眾是更廣泛的。”

  理想固然美好,尚須實戰演練。如果前文一長串的鋪墊仍讓你“半頭霧水”,那么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的幾個大項目,能夠更為清晰地解釋藝術公益于普羅大眾而言,究竟意味著什么——

  2015年至今,獨龍族手工藝幫扶項目,因獨龍族純手工編織的“獨龍毯”色艷如虹,故項目意在重塑“彩虹織女”的當代意義,潮流服裝ZUCZUG/(素然)旗下的新品牌klee klee以企業公益的方式加入,設計團隊巧妙構思,使“獨龍毯”成為更符合都市人審美、更富質感的高檔產品;今年,在清華工藝美院等機構的鼎力支持下,獨龍族織物編織大賽亦順利舉辦——創新可持續經濟,增強文化自信,項目促進了獨龍江鄉的發展和獨龍族民族文化的傳承。

  2016年至今,夏布復興計劃,雜糅傳統和前瞻的現代意識,與手工面料品牌“夏木”合作,支持瀏陽夏布這種中國傳統織物的延續。2016年,“藝護成長”兒童就醫環境改善計劃,將北京協和醫院兒科門診作為首個改造試點,對兒科門診大廳的色彩、墻繪、地面導引、兒童游樂區、醫護人員服裝以及門診座椅進行全方位的設計和改造,輔助健康、安全和快樂就醫,建設舒適、友好的人性化空間。

  2017年,中國公益影像發展計劃,通過發掘和支持優秀人文公益主題影像的創作、推廣和交流,推動現代公益文化理念的傳播——跟隨無國界醫生來到抗擊埃博拉病毒的第一線,觀眾經歷了生死的考驗;深入大芬村畫匠的內心世界,觀眾一同面對著現實、夢想的多重選擇;體會阿爾茨海默癥老人的家庭生活,觀眾主動思考自身的位置,一種共識和向心力,或轉化為啟示及倡導……

  胡斐表示,2015年起,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結合社會實情認真調研,定下了新民藝、青年人才支持、呵護教育兒童三個大的公益方向。新民藝,即手工藝新模式,可能很難在短時間內就讓群體發家致富,主要仍依賴旅游業整體的帶動,但手工藝系當地婦女最突出的勞動技能,并且,做新民藝類項目,一定程度上可以挽救一些傳統藝術。青年人才支持方面,“破殼計劃”已取得初步成果,該計劃為40周歲以下、沒出版過紙質書的優秀創作新人敞開一扇大門。活動受到極大關注,共征集到700多部書稿,大抵在明年1月,“理想國”會幫助出版入選四大類別優秀作品里的四本“第一名”。此外,基金會還對若干有趣的獨立刊物給予出版支持,如葉甫納的《迷妹》。

  “年輕人,缺乏社會資源,需要付出很大的精力,才能獲取點成就。如果在前期及時肯定他們,提供資助,那么就能讓他們的價值再往前走一步,真正發揮出來。最后再說說呵護教育兒童類。除了兒童就醫環境改善,我們現在也在做免費的兒童藝術課程,比如《二十四節氣中的書法》,老師會通過生動的講解、積極的互動,降低對小朋友來說較難接受的傳統文化的門檻,使之更易懂、貼近。”胡斐告訴記者。

  藝術公益,行者無疆,要邊走邊看,方漸入佳境。胡斐承認:“有時候,開展一個項目,會感覺它的類型挺模糊的。所以,我們渴望更多同盟站在一起,群策群力,做大、做強、做精。”基于此,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與騰訊社會研究中心共同發起了《藝術公益系列論壇》,就藝術公益的含義、方法等議題進行案例分享與深度探查,擴大同心圓半徑,推進藝術與公益的融匯。“開了研討會之后,我們發現藝術界和公益界原先的確較小關聯,彼此互不認識。但大家現在有了跨界的交集,相信未來攜手共進,可以創造更多可能性。”

  在云南這個“壩子”蓋起院落、熱熱鬧鬧搞“鳳羽”文化的前《新周刊》總編封新城,想在中國實現大地藝術,建一座中國最大的露天美術館。于是,他和當地的鄉村藝術家合作推出了用鋼筋拗造型的立體作品“白駒過隙”,從天馬山腳下踏水而來,凝聚了空間與時間碰撞的通感之美。希冀回歸自然節奏、感應四時風物的klee klee,遵循“慢一點、慢一點”的引導,在與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一同將目光投注獨龍族之余,還參加了Home Sweet Home 項目。Home Sweet Home 是一個社區加工工廠,專門招納特殊人群“入職”,比如殘障和孤寡老人——項目不負其名,對工廠里這些不同尋常的工人而言,此間氛圍,正是“家,甜蜜的家”。

  看來,這世界既不單調,亦不薄情。



藝術公益,不是空中樓閣


  雖然藝術公益前景可期,但如何保證它在執行上建構“百年工程”,落實“無用之用”的況味,而非異變成逐漸拔離泥土、自娛自樂,滿足中產趣味的空中樓閣?

  對此,胡斐認為,藝術公益是大勢所趨,在保證其調性、韌性的同時,當然亦須留意民生之溫度。

  “從全球來看,調查數據顯示,相比發達國家,我國在文化藝術領域的公益性投入明顯偏低,所以,我們以后肯定要在這上面發力。經濟起來了,許多基礎性的福利項目,國家已經全面覆蓋,無須個人或團體力量過多介入。那再然后呢?再然后,是不是應該關心國民精神上的一些事情?因此,我們眼下做的一些小型的藝術公益的試點,也是在為將來的趨勢打基礎。它的受益群體的確不像‘公益界四大頭部流量’(扶貧、教育、大病、大災)那么多,但我們就圍繞某個小的群體做做好,也是蠻O.K.的,獲得感尤其顯著。比如回到獨龍族手工藝幫扶項目,整個社群現在約摸有40多個‘織彩虹的女人’,我們的本意是幫助提高她們在家庭里的地位,做了4年,真的發覺女人們的地位有提高了。起初讓她們來上海培訓,她們的老公還會糾結猶豫,如今都沒有問題。越來越多的獨龍族織女,愿意信賴‘大城市來的老師’,愿意跟隨klee klee到上海接受培訓,再返回家鄉管理生產。第一年參與這個項目的婦女,其中的佼佼者,可被當成技術骨干來培養,做的時間長了,收入也比較可觀。經濟效益增長,個人價值實現,決定了項目能夠堅持下去。”

  胡斐也不忘指出,現在做藝術公益一個典型的問題,是“做不大”,“不可能像那種很成熟的商業化模式,出了一個成功案例,立馬復制、推廣、輻射到很多其它地方”。不過,天道酬勤也酬善,獨龍族項目的成績已經被政府扶貧機構看到,商量是否能在新疆和田同樣搞個試點,把好辦法用上去,接力造福一方。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來,社會各界對公益事業的支持始終在線。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藝術公益行動的背后,即站著騰訊社會研究中心這位堅定的長期盟友。而騰訊主要創辦人之一的陳一丹,頂著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發起人兼榮譽理事長、陳一丹基金會發起人等頭銜,曾對藝術公益做過一番不俗的注解:人類的進步,體現在從單純追求物質轉向追求精神層面的豐裕。作為通往精神宇宙的兩股力量,藝術是心智資源,公益是生活方式,一經得當的排列組裝,終將擦出明亮的火花。陳一丹基金會秘書長饒瑞瑞則認為,藝術家們紛紛投身公益,實際上已超越了往昔人們對公益邊界的全部想象,更多的善念、點子,是能夠被不斷激發出來的。

  陳一丹顯得頗為熱衷中國傳統文化,他聲明看重教育對文化的影響,以及文化所承載的信仰。所以,冠上這個男人名字的陳一丹基金會,宗旨就是“弘揚、復興、繁榮中華傳統文化與教育”,聽上去意旨恢弘、志趣遠大。基金會主要打造了“一片丹心”和“一樹丹楓”兩大公益品牌,前者涉及教育項目支持,重點關切傳統文化教育;后者內容包括中國文化項目支持,重點關切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傳播。而無論是北京當代藝術基金會,還是陳一丹基金會,又或者是其它志同道合的“正能量聯盟”,諸般事宜、種種作為,讓我們不得不前所未有地注意到,在藝術公益的體系里,純粹資金流動式的施舍,顯然陳舊、落伍、不合時宜。跨界捐贈智慧、勞動力等,用“藝術+公益”的組合拳擊中人類的情感脈絡,成為一條連接的紐帶,并改變、塑造固有的社區和社群,甚至再創一個原生的文藝社群與社區,才是題中應有之義。盡管,在實踐的過程里,也許稚拙生澀,也許迷惘困惑,也許跑偏犯錯。

  至少我們試過。在對個人主義與功利主義導致社會原子化的隱隱憂慮里,內心深處,我們總希冀能有某種破冰送暖的社會公器,能有某道陶冶性靈的啟蒙之光,來幫助掙脫可能面臨的,不被接納、缺乏希望、孤獨無匹的宿命。當我們跨過沉淪的一切,向著永恒開戰的時候,我們總希冀,有一些根在下卻形而上的東西,是屬于我們的某一面軍旗。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欢乐升级apk 小型吃鸡游戏手机 快乐10分口决彩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最好的捕鱼平台 15选5奖金多少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势 双色球缩水免费彩票软件 全民麻将官方 淘宝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