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關于新冠肺炎, 來自專家組的重要研判

日期:2020-02-0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盡管新冠肺炎的病死率目前比較低,但鐘南山強調“我們不能因為它低就放松警惕”——死亡率低未必說明病原體的危險性也低。
作者|周 潔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 SARS時期的功臣,84歲的老將鐘南山院士,73歲的李蘭娟院士等專家迅速組成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并通過媒體向公眾倡議:現在能不去武漢就別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別出來。

  同時,鐘南山確認了新冠肺炎人傳人的重要信息。不到一個月,武漢從四通八達的九省通衢,變成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

  新冠肺炎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疾病?它的傳染源是什么?疫情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國家衛健委為何不斷更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和診療方案?專家們如何研判這一場疫情?疫情還在發展,科學對于疾病的認識會有變化,《新民周刊》梳理了截稿前權威專家的分析。


海鮮市場非唯一疫源地


  1月20日,鐘南山院士接受了央視新聞白巖松的采訪,采訪中,他明確指出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跟SARS不一樣,跟中東呼吸綜合征也不一樣,是完全不同性質的一個病毒。

  鐘南山還對病毒爆發的源頭做了推測,他說,感染人群與武漢海鮮市場密切相關,而這個海鮮市場實際上并不只賣海鮮,還有野味,野生動物。從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學分析,一個比較大的可能就是,病毒實際上是通過野生動物傳到人,但它的源頭是什么動物,基本上還不清楚。

  鐘南山院士口中的海鮮市場,正是華南海鮮市場。華南海鮮市場位于武漢市江漢區,對面就是漢口火車站,人流密集。雖然名稱是海鮮市場,但這里賣的物品種類豐富,有野味在售,據武漢市民反映,這里多年來環境臟亂、衛生極差。武漢衛健委于2019年12月31日發布通報后,華南海鮮市場于2020年1月1日起休市整治。

  傳染病專家李蘭娟院士認為,傳染病防治最重要的是發現傳染源、再控制傳染源。唯有如此,疫情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緩解。然而,多份資料顯示,華南海鮮市場,并非唯一的疫源地。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預防控制所發布消息,該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于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新華社報道稱,33份陽性樣本分布在市場上的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其中31份陽性標本分布在華南海鮮市場西區,也是野生動物集中銷售的區域。

  1月27日,中國疾控中心發布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進展和風險評估》也表示,從現場的溯源調查、病毒基因序列比對和既往疾病監測血清標本檢測等證據推測,目前認為新冠病毒起源于野生動物,可能于2019年12月初經華南海鮮市場某種野生動物外溢及其市場環境污染感染人,進而造成人與人之間傳播。

  不過,1月27日刊登在《科學》上的一篇最新臨床研究論文,又帶來了新的疑云。

  該文章主要引述了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篇最新文章——

  1月24日,武漢金銀潭醫院黃朝林等在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了《2019年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臨床特征》一文,該文對2020年1月2日之前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入的41名2019新冠病毒感染者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其中僅有27名有過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而且首例病人和后面出現的病人之間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系。

  換句話說,這篇研究認為最早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無關。該患者“可能是在其他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被感染的,或者隨后也被帶到海鮮市場,才會引起后續大規模集中爆發”。這一定程度上解釋了沒有海鮮市場暴露經歷的人也有被感染的原因。

  美國進化生物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提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成為爆發場所有三個可能:第一個是有人在市場外感染,然后將病毒帶入市場;另外兩個可能是有攜帶病毒的野生動物群,或者單只帶病毒野生動物進入過市場。

  該論文通訊作者、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醫師曹彬在接受《科學》雜志采訪時表示:“現在看來很明確,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的疫源地,但說實話,我們還不知道病毒到底來自哪里。”


新冠肺炎傳染性如何?怎么預防?


  新型冠狀病毒是已經發現的第7種能夠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此前我們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中,有4種冠狀病毒在人群中較為常見,致病性較低,比季節性流感還弱;剩余2種就是SARS冠狀病毒(非典型性肺炎)和MERS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征),都可引起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

  新型冠狀病毒,在電子顯微鏡下,呈球形封閉結構,包膜外有“皇冠”樣的突起,就像一個個小吸盤。它能夠隨著病毒攜帶者的噴嚏、咳嗽、說話產生的飛沫以及飛沫行程的氣溶膠,通過近距離呼吸或接觸傳播。進入人體后,在病毒的作用下,病人開始發熱、乏力、咳嗽、呼吸困難,而在患者的CT報告單里,大多數病人的雙肺呈現彌漫性毛玻璃樣滲出影,就是呼吸科醫生常說的“大白肺”。

  所有傳染病的防治都可以靠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三個方面來解決,因此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李蘭娟、鐘南山等專家提出了四個早:“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盡可能減少傳播,傳播的病人越少,出現“超級傳播者”的幾率就越少。

  此外,鐘南山還向民眾發出倡議:①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②有感冒要到發熱門診就診;③要戴口罩(醫用外科口罩或N95口罩)。“我們需要重視防護,但也不必恐慌。”他呼吁大家在工作場合、出外都戴口罩,盡量少去人員密集的場所,在室內注意通風,勤洗手,多運動,少熬夜,盡量減少傳染的機會。

  從現在的數據增長來看,新冠病毒的傳染性仍然在一個較高的水平,科學家們估計,如果沒有有效的遏制措施,1個新冠肺炎患者可能感染1.5至3.5個人,具有中等傳染性,與SARS大致相當。

  2月2日,又有消息顯示,部分新冠肺炎病人糞便檢測核酸陽性,病毒或有糞口傳播風險。對此,鐘南山明確指出檢測出核酸陽性與真正分離出病毒不是一回事。核酸是病毒的序列,檢測出核酸陽性只能說糞便里可能存在活病毒。“要是真分離出病毒,就說明在糞便里頭有生存的冠狀病毒,這個問題就更大了。”

  至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目前的數據顯示大大低于MERS(30%)和SARS(10%)。國家衛健委表示,截至2月3日24時,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死率為2.1%,武漢市確診病例病死率為4.9%,鐘南山表示,這是因為武漢病人較多。他強調,盡管新冠肺炎的病死率目前比較低,但“我們不能因為它低就放松警惕”——死亡率低未必說明病原體的危險性也低。比如季節性流感的死亡率低于千分之一,但美國每年仍約有20萬人因流感住院治療,其中約有3.5萬人死亡。

  據此,從1月20日國家衛健委將新冠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管理,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后,短短7天,就發布了四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

  在最新的診療方案中,確定了新冠肺炎的潛伏期的確比 SARS 更長,最長可達 14 天。而且,這個病毒在潛伏期時,攜帶者是幾乎沒有癥狀的,但此時病毒也具有傳播性,依然可以讓他人感染。

  此外,病毒發作后,大部分人會出現發燒、胸悶等現象,嚴重的會呼吸困難。但部分患者發病時為中低熱,甚至無明顯發熱,有的癥狀輕微。此外,老年人及有基礎疾病者感染后病情較重,但所有人群都是易感人群,都應該做好防護措施。

  對于沒有癥狀的 “隱形感染者”,鐘南山表示這就是為什么要給一些人做病毒檢測的原因之一。只要是有檢測出核酸陽性,即使他沒有癥狀,就是所謂的“帶病毒者”,就要注意,要做好隔離。他解釋,絕大多數是因為跟得了這個病的人接觸過,或者去過武漢,或者從武漢回來,或者接觸過武漢來的人,才會給他做檢測。

  據悉,第五版診療方案也在討論中,李蘭娟透露在新的一版中,將根據前段時間防治當中的一些經驗以及出現的一些新的問題進行整理,更好地指導全國各地包括武漢的救治工作。


藥物研發中,疫苗在路上,疫情還將持續多久?



  此次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不同于已發現的所有人類冠狀病毒。并且,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提示,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起源于蝙蝠。但蝙蝠病毒正常條件下不能直接感染人類,需要一個“中間宿主”,只有找到“中間宿主”,才能切斷源頭,防止病毒再傳染給人。但“中間宿主”到底是誰,隨著華南海鮮市場的關閉,已經難以破案,有研究將其指向蛇、豺等動物,但這些都需進一步確證。

  值得慶幸的是,發現了疫情以后,專業機構及時做了專業化的工作安排,很快就發現病原體是一個新型冠狀病毒,它的基因組序列也很快搞清,又很快分離出了病毒——

  1月5日,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從此前科研項目中常規收集到的武漢不明原因發熱患者標本中檢測出類SARS冠狀病毒,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根據測序數據繪制的進化樹證明,這是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獲得該報告后,該中心立即向主管部門做了報告。

  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員郝沛等人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刊登研究進展稱,新冠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MERS冠狀病毒之間存在著遺傳進化關系。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的致病機制也類同,都是一種免疫病理反應——當病毒進入體內后,病毒會寄生在活細胞內,誘使人體的免疫細胞開始攻擊自己的細胞,由此導致嚴重的炎癥反應。

  1月24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成功分離第一株從臨床樣本中分離的病毒毒種信息及其電鏡照片。

  成功分離病毒毒株,意味著我們已經擁有了疫苗的種子株。有了種子株,就可以培育疫苗株。通過疫苗株,我們可以制備疫苗。兩天后,該所所長許文波表示,該中心開始啟動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

  李蘭娟所在的P3國家重點實驗室也成功分離到8株病毒,其中有幾株非常適合做疫苗。此前,她在媒體采訪中談及新型肺炎疫苗研制進度時表示,目前離擁有疫苗已經很近了,但還要有個過程。她說,真正拿到疫苗株可能還要一個月,檢查檢測等還要半個月,此外最少還要一個半月審批過程。

  2月2日凌晨,李蘭娟率團隊趕到武漢,據悉,這是一支在呼吸機支持、人工肝以及危重病治療ICU方面有著豐富經驗的團隊,李蘭娟表示,他們將重點關注危重病患,把浙江的“四扛二平衡”策略帶到武漢,降低病死率,同時總結一些新的技術和經驗,大家共同推廣應用。

  2月4日,李蘭娟團隊在武漢發布重大研究成果,阿比朵爾、達蘆那韋兩種藥物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李蘭娟院士說,抗艾滋病藥物克力芝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議將以上兩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

  與此同時,國內外還有數個研究團隊正緊張研究藥物。在最新的采訪中,鐘南山表示現有至少7個針對病毒RNA聚合酶或蛋白酶的小分子藥物都處于不同臨床研究階段,相關疫苗的研發也在開展中,但距離臨床應用尚需時間。

  不過,鐘南山說:“我們汲取SARS救治的成功經驗,已經建立一些有效的治療方案,同時多種生命支持手段的應用都保證了患者的救治成功率。我們在危重癥患者中使用高通量氧輔助、無創面罩通氣、小潮氣量肺保護性通氣、體外膜肺氧合(ECMO)等輔助治療都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2月3日,武漢火神山醫院交付使用,鐘南山認為此舉能對控制病情蔓延起很大的作用,因為武漢很多病人是疑似病例,或者已經確診了但由于病房不夠,就只能回家了,“這是非常危險的”。火神山醫院能夠容納受感染者,使其得到很好的觀察,也能得到很好的照顧,讓他們有個康復的過程,也能緩解醫院的壓力。

  疫情什么時候能夠結束?

  鐘南山表示目前全國的疫情仍處于上升期,但應該不會產生全國性爆發,而可能只為局部爆發。他看到國家有非常強的群防群控的決心,現在已經采用了極強的干預措施,“目前看起來除了武漢以外,其它地方大規模的爆發到現在我還沒看見。所以起碼我相信不會出現像SARS那樣(在第三撥出現沒有受限制的傳播)的情況”。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北京快3助手开奖结果 虎扑nba比分直播 体彩e球彩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pk10开奖直播 江苏时时彩开奖时间 免费麻将游戏单机版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 北京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足球任选9场中奖金额 滚球大小球判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