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武漢,封城之后

日期:2020-02-0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經歷了最初的驚慌,他們用自己的堅強與從容,照亮了這座城市的未來。
作者|劉朝暉

  

  鶴樓佇立江邊1700余年,見證了武漢歷史上種種興衰榮辱。而今,它又見證著腳下這座城市在共和國歷史上從未經歷的一場磨難。

  2020年1月23日,這座有1000多萬人口、素有“九省通衢”之稱的城市,史無前例地宣布“封城”,這一切,都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一場大疫情。當鐘南山院士一句“能不到武漢就不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不要出來”的建言變成現實,武漢仿佛按下了“暫停鍵”,在庚子鼠年到來的前夜,陷入了沉寂。

  按照醫學專家的說法,如果不是這樣的管制措施阻斷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傳播,全國其他地區新冠肺炎的病例可能會達到十幾萬、幾十萬。截至記者發稿,武漢“封城”已逾12天。這恐怕是被“困”城中的數百萬武漢人最為難忘的春節記憶。這些天里,生活在這里的人們,用自己的行動,填寫著這份沉甸甸的“人生考卷”。



公司行政:一天吃兩頓,睡覺看電視打游戲


  李松林(化名)感覺形勢有點不對勁的時候,離過年已經沒幾天了。之前雖然也在傳武漢有肺炎疫情,但是他并沒有太在意,然而那兩天他發現,街上戴口罩的人突然多了起來,他有點害怕了,趕緊在京東上下單買了100只口罩。“口罩第二天就到了,那時物流還算可以,再過兩天就根本沒貨了。”李松林說。

  李松林和同事們一交流,大家也都覺得事態有點嚴重。 “本來因為要過年回家,大家說晚上一起去聚餐吃飯,當時,我們決定把飯局取消了。政府還沒有說大家最好不要聚會,我們已經自己把聚會取消了。不過我們根本沒有想到后來會這么嚴重。” 李松林說。

  真正讓李松林開始恐慌的,是1月23日武漢發布的“封城令”。當天一早醒來,從微信朋友圈看到了這條消息的李松林,有點蒙。“公交車、火車都不跑了,飛機不飛了,就不讓你出去了嘛,所以大家都很恐慌。”后來李松林知道,他的親戚朋友里,有些人當天上午10點前匆忙開車離城,也有買了當天下午的火車票卻沒走成的。有個外地的同事,只能“孤苦伶仃”地一個人留在武漢的出租屋里。

  在武漢一家建筑公司做行政工作的李松林,本來計劃大年初二開車帶著父母回武漢郊區的老家,但在“封城令”發出的當天下午,他得知不僅武漢出城的高速公路都封了,就連一些普通公路也封了,只能老老實實地在武漢呆著了。“當時以為這個禁令只是暫時幾天,沒想到搞這么長時間。后來中心城區區域實行機動車禁行管理,私家車不予上路,大家又挺恐慌的。”李松林趕緊去超市補充春節的食品物資,結果發現方便面、面條、速凍食品等物品全部賣完了,貨架是空的。“路邊有商販在擺攤賣庫存的蔬菜,漲價比較厲害,白蘿卜居然六塊一斤,原來只要一兩塊錢一斤,小白菜要十塊錢一斤。”

  李松林的家,住在武昌,就在二環邊上。“原來很熱鬧,經常堵車的二環,現在基本看不到車,真的有點電影畫面的感覺。”從封城開始到現在,李松林總共出門兩次去買菜,其余時間就是呆在家里吃吃睡睡、看電視、打手機游戲。“這大概是留在城里的大部分武漢人的春節生活節奏。”李松林說,每天晚上差不多十一點睡,第二天早上差不多九點、十點鐘起來,吃一頓飯,到下午差不多五點多再吃一頓飯。

  “一天就兩頓飯,做飯也是很麻煩的事。”還未成家的李松林顯然并不愿意在鍋碗瓢盆上耗費太多的時間。李松林說,好在超市缺貨也就那一陣子,現在的供應還是比較充足的,盡管有些生活物資的價格略有上漲,但還是可以接受,“本來過春節有些東西就會漲價,屬于正常。就說口罩吧,你不能用正常時候的行情去衡量這個東西啊,物資緊張,人家進貨的價格也要漲的呀。”

  “上面通知上班要到2月24日了,還要熬一段日子。呆在家里雖然很悶,但我們也知道,不出門少出門,就是自己給疫情防控作貢獻了。”李松林說,從開始的恐慌到現在,自己的心態已經變得比較樂觀,“國家挺給力的,各地的醫療力量都在支援武漢,我相信,這段非常時期總歸會過去。”


藥企員工:手機開會協調捐助


  和李松林一樣,眷然(化名)在得知武漢“封城”的時候,也有一絲恐慌的情緒涌上心頭。

  “武漢發布‘封城令’前幾天,雖然周邊很多人都戴了口罩,但是大家對于疫情還是很迷茫的。國家派了專家組來武漢,鐘南山也發表了他的觀點和意見,但是我們的心理狀態是,有那么多的醫務工作者在努力,國家也會有資源撥過來,防控隔離和治療會很快發揮作用,并沒有意識到會有‘封城’的措施。”

  “封城令”來得猝不及防。眷然說,“恐慌的情緒在每個人身邊蔓延,很多人都聯想起美國災難大片,第一感覺好像是不是我們被遺棄了啊,好像一下子就陷入了那種很孤獨的感覺。還有朋友說,武漢上一次封城,大概還是辛亥革命的時候吧。”

  “擔心被遺棄,想知道封城什么時候結束,估計是包括我在內的所有武漢人的想法。”眷然說,絕大部分的武漢人都是一覺醒來看到這個消息,再做準備已經來不及了,更多的武漢人留在了城里。

  眷然一家和眾多武漢的家庭一樣,開始了這個不同尋常的春節。“年夜飯也沒弄什么,很平淡。我們響應國家號召,不出門也不添亂,就老老實實呆在家里,除了到樓下的超市里去買一些雞蛋和蔬菜。還好是過年,家里備了點年貨,否則估計物資是不夠的。”眷然介紹,家里電視機幾乎被孩子霸占了,自己每天除了日常飲食和晚上一個小時房間里健身,真的是有點閑得慌。“我的生活就是網上段子:我今天出去逛了一下,從客廳里逛到了臥室。女生們聊天,說化妝品都省了,臉都是一天洗一次了,反正不出門,哈哈!”

  “網上有很多文章批評武漢人,文字很刻薄,但我覺得,絕大部分武漢人和全國人民一起,都在為疫情的防控作出自己的努力,絕大多數的武漢市民,都響應號召呆在家里。網上更多的聲音是‘武漢加油,湖北加油’,這讓我很感動。”眷然說。

  更讓眷然感動的是她居住的小區里,大年初三晚上八點,很多居民打開窗戶,統一大喊“武漢加油”,還一起唱起了國歌。“據說這是網上的一個提議,后來專家也不太贊成這種做法,說會有傳播病毒的危險。但是大家真的憋壞了,情緒需要發泄一下。這種特殊的方式,讓大家看到了武漢市民的樂觀和力量,有人可能覺得有點悲壯,但我覺得更多的是感動。”

  作為一家著名跨國制藥企業武漢公司的員工,眷然和公司所有部門的同事,都在時刻關心著疫情防控形勢的發展。“我們也在通過各種渠道,組織官方和非官方渠道的物資捐贈。部門也天天在手機上開會,溝通防護鏡、口罩和防護服都到哪里了,然后聯系車輛送往醫院。雖然在家里沒出去,但是也通過手機參與了這樣的一個個行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從封城時的恐慌到現在,武漢對疫情的防控正在變得逐步有序,我自己也在不斷自我調整心理。武漢的市民和全國各地的人們,都在援手。這個時候,每個人都責無旁貸。武漢,一定會好起來。”眷然說。


媒體人:空空的大橋讓人想哭



  “很多朋友都買了高鐵票準備回家過年,有的還準備出國旅游,結果都走不了。我老丈人準備年初六去三亞看我小舅子,也泡湯了。我老家在湖北孝感,原來準備開車回去,現在只能留在武漢。”說起武漢封城,在武漢一家主流媒體工作的記者章楚(化名)有些無奈。

  不過作為媒體人,職業特有的敏感讓章楚對這次封城防控還是有一定的心理準備。“我有朋友在醫院工作,之前也講過這個疫情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到底是嚴重到什么程度,只能了解一個局部。等到封城真的實施了,也沒有感覺到很突兀。這個措施還是很及時、必要的。”章楚說。

  “這個春節沒有任何的年味。這個是事實,但沒有辦法,關在家里,日子還得過。”章楚說,“封城當天早上,我就去采購了一些蔬菜和肉類存在冰箱里,過年基本能保證。現在武漢的一些大型商超都還是開業的,物品當然肯定沒有平時那么豐富,其實往常過年也是如此,但今年更明顯一些。你去晚一點,一些綠葉菜就沒有了。菜的價格我也沒覺得漲得特別厲害。現在主要是酒精、消毒液和口罩這類藥房里都缺貨。每天看到醫院里確診和疑似的病人那么多,這些物資肯定要首先供應醫院的。大的電商的物流還可以保證,雖然比往常稍微慢了一點,我四天前在京東上買的東西昨天送到了。小區里面現在基本沒有人出去。唯一的聲音就是每天喇叭里告訴居民不要出門,要做好防護措施,早晚一次。我們小區掛了一個很大的藍色的桶,裝的都是消毒液,樓梯間里也都能聞到消毒液的味道。”

  “武漢中心城區開始實行機動車禁行,后來交警說沒收到短信的車主還是可以開車外出的,我沒收到,但是沒有特別急的事情還是不往外跑。據說全市為社區準備了六千多輛出租車、網約車,出去要辦急事或者是家里有病人,可以叫這個車。”讓章楚頗為感慨的,是如今武漢的馬路上基本看不到車。“我同事那天出去做直播,在武漢的長江大橋上當場就哭了。大橋上看不到車啊,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情況。武漢有很多橋,從漢口去武昌或者漢陽都要過橋。原來車水馬龍很有活力的城市,現在橋上看不到車,心里很難受。”

  “前兩天我的一個伯伯發微信給我,和我講這是一場持久戰。目前我們的假期延長到元宵節后,但是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不過現在全國動員,疫情防控形勢應該會向好的方向發展。”章楚說,“其實湖北人,尤其是武漢人的性格都比較犟。有一些反映武漢的電視劇、電影等,可以感受到武漢人的這個特點。年初三晚上一起唱國歌,也從細節上反映了這一點。武漢人就是比較倔強,有那么一股不服輸的勁。我們一定能挺過去的。”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上班。”每天在家堅持發稿的章楚,在給記者的微信中寫道。


檢驗醫師:三班倒檢測樣本


  大年初九的晚上,武漢市第四醫院的檢驗科醫生高陽(化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中。1月21日,高陽所在醫院被確定為首批七家發熱門診定點醫院之一,醫院發出了要全員在崗的通知。原本這個春節高陽要和妻子回江西的娘家過年,還要給妻子去年去世的外婆燒香上墳。疫情襲來,他和身為公務員的妻子,都必須堅守在被封城的武漢。

  “接到通知后,我們全院都緊急動員起來,300多張床位都留給了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人。”高陽說,“我們科室現在其他檢驗項目都暫停了,全力保障住院病人的檢測。加上發熱門診的一些檢測,現在每天檢測的樣本在400多例。現在我們都在做核酸檢測,只要是陽性就會被納入確診統計數字。科室里實行三班倒,每個醫生都很累,但這是我們的職責。”

  高陽介紹,他下班后還可以開車回家吃上一口熱乎的飯菜,但那些密切接觸患者的臨床醫護人員,只能隔離用餐、住宿,無法回家,很多醫院對此實行了強制措施。

  “防護用品還是有點缺。”高陽說,“我們上班期間都是防護服、護目鏡、口罩手套齊備,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包括手機在內,什么東西都不能帶進辦公室,相當嚴格。由于防護服最好四個小時更換,消耗量還是挺大的。現在防護用品的供應上還是有點問題,基本上靠全國各地的各種支援和捐助,比較雜,好幾次我們更換防護服的時候,發現品牌、商標都不一樣。”

  讓高陽不可理解的是,在醫護人員全力救治新冠肺炎病人,抗擊疫情的時候,依然有人對醫護人員揮拳頭。“前兩天,有個患者家屬嫌我們的醫生救治不力,居然毆打了醫生,實在是讓我們氣憤和心寒。盡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我們還是要忍辱負重,全力救治病人。”

  “下班回家,我們也就和其他居民一樣,呆在家里不出門。剛封城那兩天,超市菜場確實有哄搶現象,我出門去給車加油排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隊,不過現在好很多了,市面上生活必需品還是能保證供應的,價格與平時也沒有太大差別。”高陽說。

  除了工作,高陽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在湖北鄉下的父母以及在江西丈人家的兒子通電話。“電話每天都在打,叮囑年紀大的父母不要出門,做好防護。父母也不停地關照我要注意自身安全。雖然春節見不了面,但是家庭的溫情還是很暖人心。”更讓高陽感動的是,十歲的兒子很懂事,知道爸爸很忙,沒有埋怨這個春節沒有陪他,反而叮囑爸爸:“工作最重要,要把那些生病的人治好。”

  “武漢現在的防控做的還是比較到位的,就是醫護人員和物資比較緊張。就拿我們醫院來說,六個病區三四百個病人,自己的人員肯定是應付不過來的,需要外部的支援。有些發熱病人收不進去,確實有這種情況。”高陽說,“但是現在全國的醫療隊都在支援武漢,新的火神山醫院也已經啟用,雖然每天公布的確診和疑似病例還在增加,但我相信情況正在好轉,疫情一定能夠控制住。”




武漢人,期待一場春天的約會


  “住在這里幾十年,這是第一次不見車水馬龍、熙攘人群,只能聽見風聲。”一位武漢市民在朋友圈寫道。

  恐慌與不安,曾經在這座城市上空蔓延,普通人只能通過手機的小小屏幕釋放他們的焦慮和無助。但是經歷了最初的驚慌,他們用自己的堅強與從容,照亮了這座城市的未來。

  在著名湖北作家方方眼里,那些普通的勞動人民能夠讓她鎮定。她在個人社交媒體賬戶上寫道:“小型超市仍然開著。街邊也有賣菜的。我在路邊買了點青菜,又在超市買了雞蛋和牛奶(去到第三個超市才買到雞蛋)。問他們這時候還開門,不怕被感染嗎?他們回答也從容,說我們得過,你們也得過呀。是呀,他們得活,我們得生活,就是這樣!我經常會很欽佩這些勞動人民,有時跟他們對上幾句話,心里就有莫名的踏實。就像武漢最慌亂的那兩三天里,冷風冷雨。幾乎所有空空蕩蕩的馬路上,都有一個環衛工人在風雨中一絲不茍地掃地。看到他們,你會為自己的緊張不安感到慚愧,驀然間你就會鎮定下來。”

  除了那些勇敢奔向防控疫情一線的逆行者,更多的武漢人,雖然不在戰“疫”一線,也在吶喊加油,用對生活的熱情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在武漢,在全國,大寫著一個詞:眾志成城!

  東航武漢公司的乘務長王娜和從事新聞工作的先生,主動隔離在各自單位宿舍。九歲的女兒則和爺爺奶奶住在一塊兒。大年初五,思念孩子的王娜給女兒寫了一封信:“待到山花爛漫時,古琴在此、黃鶴在此、長江在此、珞珈在此,我們一家人在此,和大家一起,赴一場春天的約會。”

  共赴一場春天的約會,相信這也是封城之后的武漢市民共同的心聲。


鏈接:有疾病流行地區居住旅行史人員咋防護

  家庭成員出現可疑癥狀

  經常接觸的地方和物品消毒

  對有癥狀的家庭成員

  密切接觸者應接受14天醫學觀察

  患者的家庭成員應佩戴口罩

  就診時應主動告訴醫生旅行居住史

  出現可疑癥狀應及時就醫

  若路途中污染了交通工具,建議消毒

  盡可能遠離其他人(至少1米)

  應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前往醫院

  前往醫院路上佩戴口罩

  從離開疾病流行地區的時間開始

  連續14天自我監測

  盡快到所在村支部或社區登記

  減少外出


密切接觸者如何居家觀察


  密切接觸者出現可疑癥狀

  應立即就醫


  與密切接觸者有任何直接接觸

  需清潔雙手


  其他家庭成員進入密切接觸者居住空間時

  應佩戴口罩


  家庭成員和密切接觸者

  至少保持1米距離


  限制活動

  最小化密切接觸者和家庭成員活動共享區域


  住單人房間

  拒絕一切探訪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 云鼎彩票2019年最新 湖北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陕西11选5遗漏走势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 号百彩票 开奖直播 咋样才能用手机赚钱 长投股票分析师 大奖得主 重庆时时彩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