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最早馳援武漢的醫療隊,來自上海

日期:2020-02-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他們,也是孩子的母親、母親的孩子,但他們憑借超乎常人的勇氣和擔當,出現在最危險的抗疫第一線。
作者|黃 祺

  危難之時,醫護人員用職業精神與信仰,照亮灰暗。

  迄今為止,全國各地醫療機構和軍隊醫療系統,派出近萬人馳援武漢和湖北其他地區。其中,除夕夜到達武漢的上海援鄂醫療隊,是最早抵達武漢并投入救治工作的醫療隊之一。

  上海派出的第一批、第二批援鄂醫療隊,總共334名醫護人員,目前正在武漢金銀潭醫院、武漢第三醫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這兩家醫院收治了大量危重病人。穿著防護服在隔離病房里工作數小時,他們凍紅的雙手、濕透的衣服、臉上的勒痕,無言地透露了救治的艱辛和風險。

  2月2日下午,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視頻連線上海支援湖北武漢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醫務人員。李強分別與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領隊、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鄭軍華,1月27日赴武漢的援鄂醫療隊領隊、浦南醫院副主任護師李曉靜,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領隊、瑞金醫院副院長陳爾真等進行了視頻連線,詳細了解醫療救治進展、物資后勤保障,關切詢問日常生活工作還有什么困難。

  李強說,醫者仁心、大愛無疆。你們是最美“逆行者”,是全市人民的驕傲。



秒回倡議,最可愛的醫護人員們


  “劉曉芯!快過來!有很急的事情!”1月23日(小年夜)下午4點30分左右,上海市胸科醫院護理部辦公室門口,響起分管醫療的副院長侯旭敏的聲音。胸科醫院護理部主任劉曉芯如今回憶起來,仍然清晰地記得話音中的急促。“她肯定是覺得打電話來不及,直接來護理部和我說。”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上海市胸科醫院全員動員應對疫情,劉曉芯這天下午剛剛結束一場跟疫情應對有關的會議走出會議室。“領導說,上海市衛健委要組建援鄂醫療隊,胸科醫院要召集6名護士赴武漢,馬上把倡議發給大家,半小時內組織好人員。”侯院長說。

  對于赴武漢支援,醫護人員們其實早有心理準備——無論是非典疫情還是汶川地震,上海的醫護人員都表現出高度的職業奉獻精神。但第二天就是除夕,醫院一些病房都已經沒有患者,部分護士已經回家休息,能不能半小時得到大家的回應,劉曉芯不太確定。

  劉曉芯把倡議發到了微信工作群,沒想到1分鐘不到,就得到了好幾個“秒回”。“主任,我報名。”“我想去,讓我去吧。”護士們真切的回復,讓劉曉芯非常感動。不到半小時,報名的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了需求人數。最終,在考慮專業、臨床經驗等因素后,胸科醫院確定了6名支援武漢的護士,目前已經有4人在武漢的兩家新冠肺炎定點醫院隔離病房工作。“我們去的護士都有重癥護理的經驗,到了武漢她們都在ICU護理病情最重的患者。”

  其實,發生在胸科醫院的這一幕,這些天在上海派出援鄂醫療隊的各家醫院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復。正是因為醫護人員的踴躍報名,倡議發出后不到一天的時間,上海第一批援鄂醫療隊一百多名隊員就整齊地集合在虹橋機場。

  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呼吸科主任周新經歷過SARS、H7N9的防控工作,他也是主動請纓,擔任了第一批上海援鄂醫療隊醫師組組長。上海瑞金醫院重癥醫學專家、瑞金醫院北院重癥醫學科主任陳德昌教授,1月24日下午3點結束行前培訓,回家收拾行李。原本他準備和家人吃個簡單的年夜飯,但宴席還沒擺好,57歲的陳德昌教授必須出發了。

  兩批醫療隊,去了不少經歷過非典、汶川地震救援的“老將”。1月28日大年初四,第二批上海援鄂醫療隊從上海出發抵達武漢,醫療隊148名隊員受命支援武漢市第三醫院。陳爾真是瑞金醫院分管醫療的副院長,2003年,是他將上海首例SARS病人從瑞金醫院護送到傳染病醫院。汶川地震最前線,他也曾救治過地震傷病員。他說:“我覺得自己非常合適到一線去,也非常迫切在疫情爆發時到一線去,參與到這次防疫攻堅戰中。”為了不讓家人太擔心,陳爾真在出發前最后時刻才告訴家人這個決定,“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支持我,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一個醫生的使命與擔當”。

  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骨科康復護士許虹,是醫院里第一個報名參加醫療隊的。她有20多年的工作經驗,在重癥監護室和呼吸科工作過。讓許虹感動的是,她經常光顧的超市老板得知她要去武漢,半夜給她打電話,要給她送口罩。



90后不辱使命,站在最前線


  1月26日,第一批上海援鄂醫療隊接手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當天晚上,第一班護士在隔離病房工作八小時,走出病房脫下防護服,女孩子們凍得發紅的雙手,看了讓人淚目。電視新聞鏡頭中的三個年輕護士,來自上海市中醫醫院,其中兩位80后,一位出生于1994年。因為病房特殊情況,不能開空調,她們穿著密閉但不保暖的防護服,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忙碌了整整一夜。

  上海援鄂醫療隊,到武漢承擔了大量危重病人的救治,上海抽調了專業技能最強的業務骨干增員,很多年輕的護理人員主動請戰,迎接這一場充滿危險的戰役。

  上海岳陽醫院ICU護士顧羚耀是個95后,上海人。“我在武漢讀了四年大學,對這個城市有深厚感情。”顧羚耀說。他的大學同學絕大多數在武漢的中南、人民、同濟、協和四大醫院的急診ICU,現在當地醫務人員緊張,他第一時間申請到武漢與同學們并肩作戰。“我是男生,平時一直健身,體力也好,能扛得住!”

  2月2日下午,第二批上海援鄂醫療隊正在賓館休息的幾位護士,剪掉了一頭秀發。許多護士平時也是“美妝達人”“時尚先鋒”,理發前大家說好了不哭,但隨著咔嚓一聲青絲落地,有幾位護士還是沒忍住眼淚。

  1996年出生的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趙清雅,在出發武漢前自己剪掉了長發。1月31日,趙清雅完成武漢三院第一天的工作后,她寫下日記:“有位阿姨(患者)告訴我,她特別害怕,她拉著我的手叫我不要走。當時心里特別難受,她該有多痛苦,才會拉著我的手。我安慰著她,等她緩解后,我要求她吃點飯,增強免疫力,才能趕緊好起來。在我的幫助下,吃一口飯,帶一會呼吸機。看到剩下的一點飯菜,我很開心,她的努力,就是我們前行的動力。”

  正在武漢救治病人的上海醫療隊員們,以及留守在上海、各家醫院擔任診斷、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生護士們,他們,也是孩子的母親、母親的孩子,但他們憑借超乎常人的勇氣和擔當,出現在最危險的抗疫第一線。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温州麻将有几个 2018年84期四肖中特 足球即时比分网手机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 pk10赛车公式 体彩p3试机号后预测 qq降龙赚钱 江苏时时彩网站 青海十一选五彩票控基础 中国象棋单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