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一個過年等候在車站的人

日期:2020-02-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崔 立(上海,公務員)

  

  一個傍晚,我一如往常,晚飯后遛彎。在昏暗的燈光下,看到匆忙從我身邊走過的人,急速地一手托住背包,兩腳使著力朝不遠處的車站奔去。

  快要過年了,但這個城市,似乎還感受不到過年那種可以放松下來的氛圍。我緩緩地走過車站站臺。站臺前后,還站著零星的等車的男女。在站臺,靠著后面綠化帶處的角落,我聽到一個年輕男人打電話的聲音:“哥,是我呀,你最近可好……有個事兒想請你救救急呢,你可以借我5000塊錢嗎?我在這里上班,也想多帶點錢回家呢。”

  不知怎么,我的心頭有點好奇。我不是一個要乘車的人,卻像其他乘車的人一樣筆直地翹首以盼地站在站臺上。我的眼睛朝著公交車要開來的方向看,但我的耳朵,還在跟隨著年輕男人說話的聲音在傾聽。

  我眼睛的余光看到——年輕男人已經掛掉了電話,卻又打了另一個電話:“媽,是我呀,對,我還在上海。現在嗎?哦,我早就下班了,剛剛吃好飯出來,在馬路上閑逛呢。今年呀,我大概年二十九的火車。火車票我早就買好了……對,對,媽,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呢,我今年呀,今年老板對我挺好的,這不,年終獎剛給發了一萬塊錢,我呀,要給你,買件新衣服呢,再給我爸買個。”

  我在靜靜地聽,眼瞅著一輛公交車閃著燈光遠遠地開過來,越來越近了。

  年輕男人匆忙又說了些什么,掛了電話,就跟著聚攏在車前門的幾個乘客,一起緊挨著車要停住的位置。昏暗的燈光下,我看到年輕男人斑駁的臉上,有那么幾分憔悴。

  我快要離開車站時,另一個小伙子從遠處像風般地跑來,差點把我撞倒。心頭一陣惱火,差點就要罵出聲。又看小伙子長相很像剛才的年輕男人。小伙子氣喘吁吁地看著只有一兩個上客的公交車前門處,額頭上是由于劇烈跑動而隱隱冒出的汗,嘴跟著也在喘著大氣,還來不及平靜下來對我說什么。

  我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說:快去吧,回家的路還很長。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2018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
小区开两元店赚钱吗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七乐彩近300期走势图 华东15选5 大有彩票首页 福建快3统计结果 陕西11选5中奖助手 2018年78期四肖中特 彩票网站定做 喜乐彩